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湖州 > 资讯杂谈 > 正文

湖州:“两山论”诞生地这十年

发布日期:2016/5/18 1:54:33 浏览:1195

2005年和2006年,习近平两度在浙江湖州提出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十年间这座城市的生态环境明显改观。治矿只是保护“绿水青山”的第一步,第二步则

原标题:太湖治污的“生态+”文章湖州:“两山论”诞生地这十年

广州-湖州

2005年和2006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两度在湖州提出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十年间这座城市生态建设明显改观。

2005年和2006年,两度在浙江湖州提出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十年间这座城市的生态环境明显改观。

治矿只是保护“绿水青山”的第一步,第二步则要产业升级,转化成“金山银山”。

太湖综合治理的每次评审,都是水利部门和勘察设计单位慎重讨论着过来的。猴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末讨论时,双方意见又产生了分歧。“勘察设计单位一定要钢筋做地脚,我们不同意。”

因为女主角林允是家乡人,猴年春节,在浙江省湖州市,电影《美人鱼》备受关注。作为一部环保主题的电影,在南太湖第一批建设者李东民看来:“《美人鱼》演的就是一个要绿水青山还是要金山银山的‘两山论’故事。”

“两山论”指的是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。这个环保业界耳熟能详的名言,被视为是习近平生态文明观的集中体现,而南太湖的这座地级市,对“两山论”则有着特殊的十年感受。湖州市委书记裘东耀说,“湖州十年的发展历程,就是全市广大干部群众坚持以‘两山’重要思想为指引,走可持续发展之路的历程,我们就是要坚定不移地照着这条路走下去。”

经各地多方考证,这句话是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安吉(湖州市辖县)考察时首次提出来的。一年后,又在湖州太湖度假区再次提出。

这座滨湖城市也正因为这句话产生了改变。2015年,湖州开展了“两山论”十周年宣传,城市随处可见类似标语,甚至渔民也会脱口而出“绿水青山”。

“生态是湖州的优势所在,这个优势如何转化成发展的优势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我认为,湖州发展经济关键要发挥生态优势,做好‘生态 ’的文章。”2016年3月1日,湖州市长陈伟俊回复南方周末记者。

湖州市人均GDP排在浙江省第六位。“除了经济指标,浙江省还考核生态建设、社会建设等多个指标,后者我们相对更有优势。”陈伟俊说,以治理开发南太湖为示范,湖州正力图借生态之力超车。

由乱到治

“‘绿水青山’了嘛,渔民又返回太湖捕鱼了。”2016年2月27日,湖州市湖滨街道小梅村党支部书记沈伯冬在村委会办公室里,脱口而出“绿水青山”。“渔业不好,渔民不可能回太湖捕鱼的。”

50年前,沈伯冬出生在太湖南岸的一艘渔船上。他们这些太湖渔民的老家并不在湖州,而是常年住在船上,小时候喝水只需从太湖里汲取一些到水缸,再用明矾沉淀一下。

改革开放之后,工业企业、农村养殖直接往太湖排污。当时南太湖周边的宾馆和工厂里,只有一家宾馆有污水处理设施。湖里打上来的鱼有一股柴油味,因为周边的水泥厂,宾馆的桌子一天要擦三遍。

而渔民自己也靠岸泊船,形成了24条船上餐饮组成的湖鲜街,生活污水直接排湖。游客们看一眼湖水,就没了吃饭的欲望。游乐园和宾馆也没有生意,上世纪90年代进驻的几家宾馆大部分倒闭了。

为此,1998年环保部门开展了治污“零点行动”,但效果不彰。太湖污染的逐步积累,在2007年以蓝藻大规模暴发的形式集中呈现出来:油漆般黏糊糊地飘在湖上,弥散着一股饭馊的腐臭。

太湖南岸的湖州也深受影响。

这正是2006年8月习近平在湖州南太湖考察时看到的景象。习近平说:“南太湖带是环太湖唯一一处原生态的宝地,一方面我们要积极开发,另一方面一定不能造成新的污染,在开发过程中不要形成败笔。”

在这次讲话中,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再次被提出。此后,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进行了体制改革,按照习近平的讲话对南太湖进行治理和开发。“习近平同志的讲话我几乎能背出来。”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主任葛伟说。

2006年,备受鼓舞的太湖旅游度假区从习近平五千多字的讲话中挑出了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这句话,刻在度假区里的一块大石头上。

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这句话当时已在湖州干部群众中流行,有的干部还建议学习习近平讲话中的“湖光山色美不胜收”等体现湖州宜居的句子。

为了远离漂泊湖上的凶险,也为了减轻对于太湖的污染,2007年,沈伯冬和67户渔民上岸定居,湖鲜街被拆除,造纸厂、水泥厂也纷纷关闭。取而代之的是,直接投资18亿元的月亮酒店矗立南太湖畔,造纸厂的厂房正被改造成影视城,水泥厂的矿坑填上了清水。猴年春节,度假区接待了游客78万人次,同比增长近七成。

“湖州下决心淘汰了一批落后产能,累计投入超220亿元用于太湖治理,近几年入太湖断面水质一直保持在Ⅲ类以上。”陈伟俊说。

铁腕治矿

在太湖流域的水环境治理中,作为60的太湖水的源头,“整个湖州范围内的水污染治理都是为了太湖变得更清而治理。”湖州市环保局污防处处长沈吉说。

2015年国家“水十条”发布之前,2014年,按照浙江省委、省政府的部署,湖州下定决心清除黑河、臭河、垃圾河,连续两年获得了浙江省“五水共治”工作考核的“大禹鼎”。

完成“在全省率先消灭市控断面劣Ⅴ类和Ⅴ类水”的任务后,2016年,湖州又提出“县控以上劣Ⅴ类和Ⅴ类水质断面彻底消除”的目标。雄心勃勃的目标并非建立在天时地利上,“我们处在东苕溪的下游,我们出去的是Ⅲ类水,水质要优于进来的水。”沈吉说。

因为国家和省里并不考核悬浮物这项指标,水的类别提高了,视觉却没有改善。湖州“五山一水四分田”的地理特征,非金属矿产资源十分丰富,是长三角地区重要的建筑石料供应基地。但长期的矿山开采不仅带来了山体破坏,还有水体污染。“外地建筑商要求干净的石材,石材的清洗又在湖州当地完成,留下了大量含有渣土的废水,流入太湖的河道犹如黄河。

因此,2012年起,联合环保、公安、国土、电力等多个部门,湖州市成立了矿山企业综合治理办公室。“以前只是十个部门临时协调机构的领导小组。后来配给了编制,这在国家和省里都是没有的。”矿治办专职副主任韩新伟介绍说,“这么重要、艰苦、专业的工作,不调干部进来没法弄。”

在停炸药、停电、控制开矿指标等强硬手段下,顶着巨大的压力,矿企从612家锐减到32家。洗矿的废水通过压缩,渣滓成为泥饼,分离的水又可以再次利用,耗水量大大降低。

韩新伟表示,治矿只是保护“绿水青山”的第一步,第二步则要产业升级,转化成“金山银山”。“只有行政强制推动,没有产业升级,污染会马上反弹。”

所以,在单纯开矿的基础上,矿治办协助企业延长产业链,像积木一样先建设好房屋的板块,最后再整体运出。如此不但附加值可以增加6-8倍,还提高了行业门槛,玻璃、的运入,还促进了物流行业发展。

“用不用钢筋”的推敲

湖州市水利局副局长张树明的印象中,这几年来,南太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的每次评审,都是水利部门和勘察设计单位慎重讨论着过来的。最近一次是2016年2月21日,猴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末。“勘察设计单位一定要钢筋做地脚,我们不同意用钢筋。”

太湖流域的河流如毛细血管网,层层回流,润泽了富庶的江南,再与太湖这颗大心脏连接。可是,贯通的河道被截弯取直、填堵、淤积,河流的自净能力下降。所以,张树明认为,太湖流域的水环境治理要力求保留原生态,防护设施也尽量不用钢筋混凝土,而是采取生物措施。

“水利是兴利除害。之前除害较多,主要是防洪,对于水环境的关注较弱,‘两山论’提出后,我们的治水理念得到了提升。”张树明说。很多当地人都记得,1991年,太湖发生大洪涝,在国务院的支持下,湖州号召十万民众上工地,修了环湖大堤以防洪。

这种治水理念的提升,张树明的理解是,一个羸弱的人,病毒一来就是大病,现在的河道濒临死亡,如果河道的自净能力强了,河道内的病毒,自己就能化解掉。

除了河道,太湖也面临类似的问题。2013年发布的《太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总体方案》提出:太湖生态系统退化,由草型湖泊转化为藻型湖泊,水环境容量减小,自净能力降低,恢复健康湖泊生态系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最新资讯杂谈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